相关文章

贵州最大的老年医院预计7月开业 400名老人可入住

张芝庭:最后一“战”再创神奇

正筹建贵州最大的老年医院,预计7月开业,400名老人可率先入住

  “作为长辈,我想送给大家一份礼物,这份礼物不是金钱,也不是商品,而是我最为欣赏的四句话!”6月29日,贵州神奇集团董事局主席、贵州医科大学神奇民族医药学院董事长张芝庭在为毕业并取得学士学位的学生“拨穗”时,有些激动。

  在贵州医科大学神奇民族医药学院的毕业典礼上,这位72岁的老先生寄语学生,未来要志在千里、脚踏实地、终身学习、常怀感恩。让在场毕业生感动不已,现场掌声持续近一分钟。

  “办学校和建老年医院,有可能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战’。”贵州神奇公司董事长张芝庭已有7年多没有接受采访。时至今日,他对于外界而言仍是一个谜。

  围绕着张芝庭的名字,坊间有无数种传说,在口口相传的叙述中,很少有人知道,在幕后掌控神奇制药这杆大旗的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日前,张芝庭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这位老先生眼神柔和,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富有活力,思维和口才仍然相当敏捷。讲到母亲和小孙子的趣事,他哈哈大笑像个孩子。

  17元起家打造“贵州神奇”

  上世纪60年代,张芝庭还是兴义县的一名小学老师。之后,他用17元钱起家,几十年间,靠开发贵州中药而使“贵州神奇”跻身于中国最大的中药生产企业之一。发展至今,神奇制药的市值已超百亿,“神奇”系列药品也早已成了老百姓耳熟能详的知名品牌。

  然而,张芝庭是一位非常低调的企业家,无论在报刊、杂志、电视,抑或网络上,都很少看见和他有关的新闻。“无论是谁,想要见到张芝庭都不容易。”与张芝庭共事了10余年的贵州神奇民族医药学院执行董事高级顾问梁炜说。

  当人生进入第72个年头,张芝庭依然很忙,他现在还保持着周一到周六去办公室上班的习惯。张芝庭的办公地点在贵阳华美达神奇大酒店。较之许多大企业,张芝庭办公室外面的会客厅非常简单。唯一醒目的,是挂在墙上的与几任国家领导人的合影。

  “让你们久等了。”张芝庭笑眯眯地出现在会客厅,一口贵州腔调里,又夹杂着老家河南的乡音,语速不疾不徐。从2008年做了一次心脏手术后,时至今日,他都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

  1990年,张芝庭创立贵州神奇制药有限公司,成为中国第一个进入药品生产的民营企业家。发展至今,神奇集团以制药为龙头,涉足酒店、百货、银行、房地产等领域,现有职工6000多人,资产总值50多亿元,年平均上缴国家税收1亿元以上。

  办老年医院9月可入住

  最近,张芝庭又忙碌开了,他创办了一所老年医院,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装修。谈及老年健康产业这个计划,张芝庭一脸灿烂。

  采访中,张芝庭多次提及母亲。平时,除了工作,张芝庭就是陪伴94岁高龄的母亲,之外,再无其他娱乐活动。他每天的中餐和晚餐都会回家陪母亲吃,哪怕办公室楼下就是他的神奇酒店。

  在张芝庭眼里,有母亲在,自己就永远是个小孩。有时下班回家躺在沙发上,母亲生怕他感冒,赶紧拿毯子给他搭上;天凉了,母亲又会叮嘱他加衣服。“我的孙子们都很大了,而母亲还把我当孩子。”张芝庭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张芝庭排行老大,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他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最小的孙子已经9个月了,一家人住在贵阳新添寨。“我妈妈有近二十个重孙,每周五吃饭的时候,一大家子有四五桌人,很热闹。”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四世同堂大家庭的乐趣。

  “我自己是老年人,我母亲更是老年人,我能深刻地体会到老年人是最孤独的。”张芝庭认为,现在的老年人吃、穿、住都不愁,最缺的是关爱。“你看我母亲,一到星期五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家里人全部到了。但一到周一早晨她就不开心了,因为大家上的上班,读的读书,家里就剩她一个人。”

  因此,张芝庭决定尝试新鲜玩意——开办老年医院,医院将24小时为老年人提供生活、健康和精神全方位的服务。他的老年医院建在乌当区羊昌镇,占地面积400亩。张芝庭说,这所老年医院是贵州最大的,也是全国绝无仅有的。目前正在装修,光设备就投资近一个亿,预计7月份开业,9月份400名老人就可率先入住。

  老年医院将采用大数据技术,线上服务和线下服务相结合,进行信息化管理。比如,给老年人佩戴智能手环等可穿戴设备,老年健康管理中心随时监控其健康生活情况、营养情况。“以后这里就相当于一个托老所,幼儿园是爷爷奶奶送孙子去,这里是子女送老人过来。”张芝庭说,用大数据干预老人的健康,子女就省心了。

  除了羊昌镇,张芝庭在息烽温泉、遵义红花岗等地也正在同步建设老年医院。他希望,三年后,在贵州至少有5千到1万名老年人能享受到老年医院的服务。当然,张芝庭还有更大的理想,他希望老年医院能从贵州铺开,覆盖全国,为老年朋友提供服务。

  未雨绸缪

  早年开办医学院

  老年医院的服务人员,将全部来自贵州医科大学神奇民族医药学院,这所学校由贵州神奇集团和贵州医科大学合作举办。

  “搞了一辈子的药,现在我老了,学校和医院真的有可能是我人生最后的一‘战’。”也许因为自己曾经是一名教师,张芝庭对教育事业特别热爱,他始终坚信,只有教育兴,才能国家强。

  张芝庭说,“神奇制药”这么多年,是靠制药起家进行的资本积累,现在最重要的是结合社会需要,通过办学校来培养人才,回馈社会,报效国家,是其最大的夙愿。据了解,贵州医科大学神奇民族医药学院是我省唯一一所由本省企业家和本省大学合办的独立学院。

  这所学院成立于2004年,2011年7月从贵阳医学院本部迁至笋子林新校区独立办学。学院设有健康管理学院、药学院、临床医学院以及经济商务学院。最大的专业是健康管理专业,主要从老年心理学、老年健康和精神等方面对学生进行培养。不仅如此,学院还设有老年痴呆研究院。

  “搞老年健康产业最重要的是人才培养,所以我搞个医学院,我们学院出来的学生,将来不仅有实习的地方,还有就业、创业的地方。”说起建立这所学院的初衷,张芝庭说,当时是为了针对发展大健康产业对学生进行专业的培养,学院先后与同济大学和美国北阿拉巴马大学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届时,在老年医院,中专学生主要负责生活关怀,大专和本科学生负责医疗关怀,而与美国北阿拉巴马大学合作培养的研究生,则在学院当老师,进行老年健康的研究。张芝庭告诉记者,为了更好地陪伴老年人,学生们不仅得会讲故事,还要学唱歌跳舞,能哄老年人开心。

  张芝庭的生活“秘密”

  每月花费不超150元

  对下属却出手大方

  张芝庭曾多次上过福布斯、胡润等富豪榜的排名,而提起这些荣誉,他打趣地说:“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怎么会是富豪哦?”的确,在显赫财富和声望的包裹之下,张芝庭看上去仍旧是位普通的老人。他穿着款式普通的夹克,灰色的长裤,一双深蓝色的休闲鞋,没有名牌手表。对于生活中的消费,他是能省则省,“我一个月,花费不会超过150块钱。”

  张芝庭以近乎素食主义者的方式对待自己的生活,他说这可能是母亲的遗传。比如,从来不吃鸡、鸭、鱼、肉、海鲜,酒、烟、茶也一概不沾。他最爱的食物是“玉米稀饭放红薯”。“家里的红薯,一年365天,天天都有。”

  张芝庭从来不上街。当记者问起他多久买一次衣服时,他拍拍身上的夹克小声地说:“这些,我都不讲究。”随后,他把右脚的鞋子脱掉,指着已经起绒了的袜子笑起来,“哎哟,你看,袜子都快被我穿出洞来了!”

  让记者出乎意料的是,张芝庭不用手机。“我9个月大的小孙子都知道拿起手机‘喂喂喂’地发出声音,而我连手机都不会用。”他哈哈大笑。

  有一次在北京开会,一位省领导向他要手机号码,当张芝庭坦言自己没有手机时,这位领导大吃一惊。

  虽然张芝庭在自己身上总是舍不得花钱,但是对下属却出手大方。上个世纪90年代,“大哥大”风靡一时,高额的售价以及不菲的通讯费,使其一度成为“非富即贵”社会地位的象征。张芝庭一口气买了12个送给自己的下属。

  张芝庭的创业建言

  “只要会做人,就会克服困难。”

  如今创业热潮汹涌,作为一位创业路上的前辈,张芝庭有什么建议呢?

  “首先要有理想。”张芝庭坦言,正是怀着为国家民族有所奉献的千里之志,神奇制药才从艰难的创业开始一路走到今天。

  而最重要的是,先要老老实实学会做人。在张芝庭看来,创业中遇到困难在所难免,只要会做人,就会克服困难。“你看,只要是成功的企业家,绝对会做人。”说完,张芝庭匆匆离开,他还得去处理一堆事情,然后赶在中午回家陪母亲吃饭。